鹤予酒

『清酒成歌,清欢寂寥,予你成书』
专注傻白甜一千年☆
喜欢开各种各样的脑洞然而一个也不愿意填x

纸条

#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首发空间

#应该是很多纸条

-sch...phr..ic

[这是什么?]清晨起床时在床头找到的纸条,[sch...phr..ic?]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

[阿叶再不起就要迟到了哦]此时门外想起了母亲的声音。

[马上就来!]抓了抓头发还是没有想法只好起床。

看似在认真的吃饭实际还在思考纸条上的含义。

[阿叶?阿叶!]母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啊?啊!]猛地起身却打翻了碗,[对...对不起]

[你今天是怎么了?]母亲担忧的看着,[需不需要请假休息一天?]

摇了摇头拒绝了母亲的提议,[我走了]

在路上看见了自己喜欢的人,想上前打个招呼却突然发现被他护在身边的人。

「嫉妒么?」突然听到有人在耳边问到,「你是不是在嫉妒呢?」

[谁!]你喊出声后才发现身边没有人,心里紧张了起来。

「呵,我?你认为我是谁呢?」声音很轻又很响,「嫉妒么?」

[…]沉默的看着喜欢的人,[嗯,嫉妒]

「那为什么不折断他的翅膀呢?」

这句话在你心里就像被轻轻挠了一下,你没有回答,沉默。

「那为什么不把他关在笼子里呢?」

[…关在…笼子里?]

「那为什么不在他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呢?」

[…印记…?]

「那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

「这样他就和你在一起了」兴奋的音调丝毫没有掩饰「永远的属于你,别人抢不走」

[…是…这样么?]

[永远在一起?]

[…]

[…不!]

[不对!]

你猛地回过神,[不——这不对]

做了几个深呼吸,转身向家里走去,[或许母亲是对的,我需要休息]

疲惫的倒在床上,很快的就睡着了。

-schizophrenic

这是你得到的第二张纸条

评论
热度(1)

© 鹤予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