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予酒

『清酒成歌,清欢寂寥,予你成书』
专注傻白甜一千年☆
喜欢开各种各样的脑洞然而一个也不愿意填x

镇魂重看完了…!下一本默读!
小声bb一句qq的图片提取文字不太好用

他看见沈巍并没有走,戴眼镜的男人站在原地,把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心不在焉地用衣角擦着,方才一直躲躲闪闪的眼睛这会却死死地盯着赵云澜的背影,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 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手机短信上冷冰冰的印刷体字迹看起来和电讯公司通知余额的没有任何区别,沈巍虽然一条也没舍得删,但总是觉得不习惯……不过眼下不用不习惯了,因为雪山回来以后,赵云澜就再也没有骚扰过他了。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我接住了,你这一辈子,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我都再不会松手,哪怕你有一天烦了、厌了、想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放开你,就算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巍笔。

沈巍终于恼羞成了怒, 脸色撂了下来,揪住赵云澜的领子把他拖近自己,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地说: 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大街上?你知不知道别人经过的时候会看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把那些和你在一起过的人,那些看见过你的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吗?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评论
热度(8)

© 鹤予酒 | Powered by LOFTER